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
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102章 圣駕

也不知是不是梁家來的人太多的緣故,溪睿躺在榻上,總是能聽到外頭零零碎碎的嘈雜聲,再沒了小睡的興致,索性又開始練起了自己的書法。

自從那日她的字被季瀾戉隱晦的批判過之后,她便鮮少提筆寫字,主要是她自己也覺得自己的字實在沒眼看。

前幾日待在府里沒什么事,她便去老國公的書房里討了幾本字帖,沒事便臨摹兩下。

“三姐姐!你在嗎?”

溪睿正寫的入神,外頭突然想起溪妍的聲音。

她擱了筆,將寫了字的宣紙丟進火盆,待紙張燃盡了,才緩步出了內室。溪妍一手撐著簾子,湊著腦袋往帳子里頭張望。

見溪睿出來,嗖的一下便竄了進來,兩步跳到溪睿面前,仰著腦袋脆聲道,“三姐姐,妍兒第一次來圍場,聽四姐姐說附近有許多野兔和狐貍,出了帳子就能遇到,你能不能帶妍兒去瞧瞧?”

溪睿挑眉,“既是你四姐姐告訴你的,你為何不找你四姐姐帶你去?”

溪妍撇了撇嘴,“上回四姐姐搶了我帖子的事兒我還沒忘呢,若是這回她又跟我搶兔子怎么辦?我又搶不過她……”

“你如何就敢肯定,今日一定能抓到兔子?”

溪妍狡黠的看向溪睿,“我自己一個人定是抓不到的,可若是三姐姐陪我一塊兒去,不說區區一只野兔,便是往年只有太子殿下才能獵到的火狐貍,說不定也能遇得著!”

“在你眼里,我何時變得如此英勇了?竟能與太子殿下相提并論?你是不是忘了,我與你一樣,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閨中女子。溪家的女兒,莫說武藝超群,就是花拳繡腿,也只有你四姐姐會一些。再者,如今此處來了這么多人,野獸早被嚇得躲進了山林里,不說兔子狐貍,便是飛鳥云雀,也難得見到一只,我該去何處給你捉野兔?”

溪妍的小臉一點一點僵硬下來,委屈巴巴的看著溪睿,眼里的光也一點一點暗了下去,“可四姐姐……”

“這種事兒,你該去找大哥二哥才行。他們往年都跟著大伯來過圍場,定然知道何處能捉到兔子,至于火狐貍……你就想著吧!”

“睿兒!”

“姑姑!”

正說著,外頭便響起了溪景錚的聲音。

溪睿幾步過去,掀開簾子,便見溪景錚牽著驍兒站在賬外,正笑意盈盈的看著她。

“姑姑!”驍兒輕輕甩開溪景錚,蹦蹦跳跳跑到溪睿身旁,伸著胳膊便去抓溪睿的手。

眼看著就要夠到了,卻不想溪睿突然往旁邊挪了一步,雙手背在身后,堪堪躲了開去。

驍兒滿臉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,胳膊定定的揚在半空,看看自己的雙手,又看看溪睿,一副茫然無措的模樣。

溪睿站在溪景錚身后,沖他拌了個鬼臉,得意道,“抓不到我了吧!”

驍兒一下又咯咯笑了起來,揮舞著胳膊朝溪睿的方向跑去,口中還稚聲稚氣的喊著,“姑姑別跑!”

一時間,愉悅的嬉笑聲響徹國公府的營帳。

……

“皇上駕到!”

日頭將要西斜時,圍場外終于響起了太監的吟唱聲。

幾乎是吟唱聲將將響起,隔壁梁府的夫人小姐們便應聲出了營帳,形色匆匆的往皇帝的營帳處趕去。

“睿兒!”

身后響起梁嫻初的聲音,時雨也不知從何處鉆了出來。一旁還有大夫人曹氏和三夫人林氏,溪家其他幾個庶女也在。

溪睿不確定的看著幾人,輕聲問,“大伯娘和三嬸娘這是……”

“圣駕到了,快隨我們去接駕!”曹氏急急回了一句,越過溪睿便往皇帳的方向而去。

梁嫻初對溪睿點了點頭,拉著她也跟了上去。

“我聽聞往年秋狩時,歷來只有各府男子前去接駕,為何這回……”溪睿輕輕扯回自己的衣袖,輕聲問道。

梁嫻初也不在意,順勢放開了她,小聲應道,“往年確是如此,今年不知為何,我也只是方才聽大伯娘說,不久前宮里的人來知會過,讓各府女眷準備好前去迎接圣駕,不得有誤。”

溪睿點點頭,沒再多問。

國公府的營帳距離皇帳不算遠,大約走了半柱香的時間便到了。溪睿跟著曹氏和林氏來到內侍指定的位置站定,一抬眼,便對上一雙深邃的眼眸。

她裝作不經意的略過那人,目光一轉,便對上了另一雙眼眸,正是從北境回來后便不曾見過的季瀾戉。

季瀾戉似是有所覺,意味不明的往寧親王府的方向瞥了一眼,很快又收回目光,嘴角微微動了動,看不清是喜是怒。

溪睿收回目光,微微垂下眼眸,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。她沒猜錯的話,站在首位的那人,便是當今皇帝的同母親弟,寧親王。

據她所知,如今榮國的三位親王中,寧親王的聲明最響,另外兩位親王,似乎都不喜朝政,便是秋狩這樣的活動,也很少參與。就如今年,便只有寧親王府的人前來……

“三姐姐!”溪妍小聲喊了她一聲。

溪睿偏頭看了她一眼,沒說話。

“你可看到季家二公子了?就是宰相大人身后著玄色衣袍的那位!”

溪睿還沒應,一旁的林氏便輕呵道,“妍兒,噤聲!”

溪妍被嚇得縮了縮脖子,還不忘沖溪睿吐了吐舌頭,沒敢再出聲。

經溪妍這么一打岔,溪睿的思緒又飄到了另一件事情上。從北境回來后,季瀾戉似乎消失了一般,從不曾在上京城出現過……

“睿兒!”

溪睿感覺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了扯,回過神來,發現只有自己一人還站著,四周的人匍匐了一片。

余光瞥見不遠處一片明黃,抬眼望去,不知何時,龍攆已到了近前。

衣袖又被人扯了下,溪睿收回目光,屈膝跪了下去。

膝蓋還未著地,便聽龍攆上傳來皇帝不輕不重的一句,“平身吧!”

溪睿順勢又站直了身體,應和著咕噥了一句,“謝主隆恩!”

“溪睿!你好大的膽子!”

靜謐的山林間,突然傳來一句尖銳的質問,溪睿記得,這是長樂郡主的聲音。

為您推薦
狠狠干哥哥射哥哥撸,亚洲日韩中文字幕区,加勒比东京热无码中文,青娱乐在线观看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