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
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后記

奈落……第七層。

遼闊的平原之上,戰斗仍在激烈進行著。風暴肆虐,光束如雨……人類與博卡和蕯沙聯盟的戰斗已經進入了最慘烈的一刻。,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無數精英死去,都有戰艦爆炸。在人類戰線的后方,移民飛船已經隱約可見了,這說明人類已經沒有多少戰爭力量,連最關鍵的移民飛船都無法有效保護。

“去死吧!”一個人類傭兵閃過一名博卡仲裁官的攻擊。反身一刀切入了對方的肋下。卻一下卡住了。他的力量已經枯竭,竟是不能切開仲裁官的護盾。

傭兵眼中大口大口的喘息著,不由自主的單膝跪了下來?!斑@就……結束了嗎?”

在他面前出現一只腳,那是博卡仲裁官的腳。傭兵抬起頭,隨后就看到對方猙獰的面孔?!暗唾v的螻蟻。你們注定會成為歷史的塵埃?!?/p>

傭兵深深的絕望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但是……他沒有等到死亡的到來。他睜眼一看,卻發現那個強大的博卡仲裁官已然定住了,而且不只是他,整個戰場的所有博卡人都定住了。那種詭異的場面就如同時間被按下了暫停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傭兵一陣疑惑,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就看到所有博卡人的體內都開始揮散光點,然后身體一點點變小,消失。就仿佛融化的冰雪一般。光點越來越多,博卡人就越來越少,而另一面蕯沙人也在消失,但他們消失的方式不是融化揮散,而是被自我的細胞吞噬,變成一灘灘爛泥一樣的肉球。

放眼望去,整個戰場都是如此,一個個博卡人揮散。一個個蕯沙人倒下。剛才還兇惡強大的敵人此刻卻變得那么的脆弱,所有攻擊都在這一刻戛然而止,戰爭在一瞬間陷入了停滯。

戰場上空頓時安靜下來。人類精英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切,感覺仿佛做夢。

沒有戰斗了,因為敵人已經消失。遠處的敵方戰艦失去了控制者,也開始傾斜,爆炸?;癁槌善墓馇颉?/p>

“我們……勝利了?”人類傭兵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夢囈一樣說道。

“是啊,我們勝利了?!币粋€女傭兵不知道何時走到他身邊,彎腰扶起了他。

“一定是繆斯陛下和血瞳陛下?!?/p>

“他們為我們贏得了戰爭!”

“嗷??!”短暫的寂靜過后,傭兵歡呼起來。所有頻道都傳出瘋狂的尖叫和口哨。后方的移民飛船里人們擁抱在一起,不管認不認識,不管是男是女,是老是少。淚水從他們的眼中奪眶而出,是喜悅,是解脫。

正在這時,伊甸的花園大門也被一個傭兵狼狽的撞開。

“薩爾瓊斯議長!黑潮……黑潮??!”

“黑潮怎么了?”薩爾瓊斯默默的望著下方的戰場,輕聲問道。

“黑潮消失了!”

“什么???”薩爾瓊斯猛的回頭,死死盯住那傭兵?!澳愦_定?”

“是的。我確定。這是所有觀測站的結果,雖然它還未完全消失,但它確實在消退?,F在第二世界的黑潮已經減少過半,過去的星域都回來了!”

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薩爾瓊斯急聲問道。目光卻一點點轉向下方那巨大的永訣之門?!半y道……永訣之門那邊……”

“是血瞳贏了?!?/p>

下方的戰場中。羅比緩緩走到一個山峰之巔,腳下就是巨大的永訣之門。黑色的牧師袍迎風飄動,他的臉上是陽光般的微笑。在他的手中是一本展開的圣經。里面隱約傳來圣潔的歌聲?!八蛔龅搅??!?/p>

“那當然,血瞳哥哥從來不會讓我們失望?!毙〔ㄎ髟诹_比身后說道。臉上也洋溢著快樂的笑容?!艾F在我們可以過去了。這邊已經用不上我們?!?/p>

“呵呵?!绷_比突然笑了起來,眼中卻閃過一絲黯然?!斑@恐怕不行?!?/p>

“為什么?”米雅仰起頭,天真的問道。

“因為……”羅比沉默了一下。指了指下方?!拔覀儭呀浻肋h過不去了?!?/p>

雙子姐弟順著羅比的手指望去,卻看到巨大的永訣之門正在失去光澤,隨著博卡人和蕯沙人的消失,他們的光芒之池和黑暗之門也失去了功能,再也無法維持永訣之門的存在。換句話說,第一世界的入口,也將永久關閉。

“我知道這樣說很殘酷?!绷_比的目光有些悲哀,他低著頭,金發隨風拂動?!暗蚁?,血瞳可能永遠離開了我們?!?/p>

“不!”小波西突然尖叫起來。眼淚奪眶而出?!斑@不是真的!”

“血瞳哥哥怎么會離開我們,他還沒吃掉我呢!”

“才不要!”

“我要他回來!要他回來??!沒有他,誰來關心我們,誰在乎我們???”

“我要他回來??!”

小波西大哭道。眼淚止不住的順著腮邊滑下??薜哪菢觽?,那樣絕望。米雅也緊緊抱著她,兩人淚如泉涌。一點點的,癱軟在山巔之上……

羅比久久沉默,然后轉身,走下了山峰。

這就是戰爭啊……其實在血瞳決定前往永訣之門的時候,羅比就已經想到了可能發生結局。第一世界絕不是人們所想象的天堂,而是地獄。那單純的羔羊啊……總是喜歡將希望寄托于未知。卻不知道那未知的背后,很可能躲藏著魔鬼。

羅比仰起頭,金發飄動。

下雨了……

是新世界的雨滴嗎?

還是……雙子的淚珠?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與此同時,上方虛空,迪爾克正和雷亞站在一起。旁邊是酒吧老板。經過最后的戰斗雷亞已是遍體鱗傷,而迪爾克卻和開始時一樣。兩人肩并肩站著,迪爾克突然說道。

“我記得,你說這場戰斗會死?!?/p>

“是啊,會死?!崩讈喕卮?,然后掏出一根雪茄叼在口中。點燃?!暗皇悄?,而是我?!?/p>

說著,他拍了拍迪爾克的肩頭,手上閃過一道紅光,隨后他整個人就開始憔悴,虛弱??嗟纳碥|迅速干癟,氣息也開始變得若有若無。

迪爾克轉頭看了他一眼,輕聲問道?!澳惆焉o了我,你怎么辦?”

“我早該死了?!崩讈喿齑蕉哙铝讼?,叼著的雪茄一抖一抖?!拔业撵`能早已破損。就算不給你這些我也活不下去,更何況這么久的歲月,我已經覺得很累?!?/p>

“好好和你的女人活下去吧。迪爾克。就當做……王,和我對你的補償?!?/p>

“一次……沒有期限的度假?!?/p>

“至于我……好像……我聽見了王的呼喚……”

“吾王……”

雷亞輕聲呢喃道,聲音越來越低,越來越低,終于,他低著頭,再也沒有了聲息。

燃燒的雪茄從他的口中掉落。在天空中散開火星……

迪爾克伸手扶住雷亞,仰頭望向遠方……他的神色依舊平靜,就仿佛雷亞的離去并未影響到什么,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會看到。那雙眸子深處濃濃的悲傷……與期待。

酒吧老板不知何時來到迪爾克身后,輕聲問道?!翱梢粤粝聛韱??”

“不了?!钡蠣柨藫u頭,然后抱著雷亞飛向遠方。

我已經經歷了太多太多,戰斗了太久太久……現在。該是我休息的時候了。冥王這個名字,希望以后永遠只存在于歷史,而不是戰場。

為您推薦
狠狠干哥哥射哥哥撸,亚洲日韩中文字幕区,加勒比东京热无码中文,青娱乐在线观看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