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hfpt1"></var><var id="hfpt1"></var>
<var id="hfpt1"></var><var id="hfpt1"></var>
<var id="hfpt1"></var>
<cite id="hfpt1"></cite>
<var id="hfpt1"><video id="hfpt1"><thead id="hfpt1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hfpt1"><strike id="hfpt1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hfpt1"><strike id="hfpt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fpt1"><video id="hfpt1"><menuitem id="hfpt1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關燈 巨大 直達底部
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二百六十五章 建立信心

“王班長教的沒問題,大家都是一樣的。先是真假彈混合練習,打完三十發練習以后,打五發考核。出現三發以上反復的,重點加練?!?/p>

這沒什么問題??!

練習,練習完了考核,都是正常流程。真要雞蛋里挑骨頭,那王班長太心急了勉強能算一個...

才練習三十發子彈,就直接上考核,對這個需要大量子彈喂的項目來說,太快了!

聽著林樂的描述,江騰也在思考著其中可能存在的問題。

“三班,不,整個排只有我,打了五十發子彈,還是控制不住的緊張。越是想控制住手,打好,打準,成績就越差...”

林樂的話還在繼續,只是對比對訓練過程的描述,自怨自艾的話占據了更多的篇幅。

“開始打考核的時候,我只有三次反復。然后重點強化,結果就變成了五次...排長,我真沒偷懶,但就是...”

“也沒人說你偷懶??!你這家伙,想那么多干嘛?我跟你講,我開始練習的時候,比你成績還差!”

“真的?!”

“真的!”

抱歉,真的自然不可能是真的...畢竟咱是系統速成的...

江騰內心暗暗為自己欺騙戰士的行為道了個歉,但為了幫助林樂重新建立信心,江騰嘴上繼續瞎編道。

“你知道的,原來咱們練槍,很少扣得這么細。尤其是新兵那時候,班長就告訴你一個有意瞄準、無意擊發,了不起再告訴你應該瞄準哪里...”

“連彈道學、射擊原理都不教,怎么可能會細致地告訴你從拔槍到擊發整個過程中,每個動作的細節以及應該注意的地方。這樣一來啊,可以說我那會是練會了一身的臭毛病?!?/p>

“是的!我那時候也是,新兵打靶的時候,我班長直接就跟我說,隨便打。只要你會用槍就行了,不要求你打得有多準。我當初參加黑豹的選拔,就是想學打槍,打好槍!”

相似的經歷總能激起共情,聽到江騰以前也和自己一樣。林樂原本愧疚、緊張的情緒也好了不少,表現出來就是談興更加旺盛。

“是啊,所以現在就是真正讓你學會用槍的過程。如果咱們把新兵那時候打靶的訓練,稱作只會操作武器打出子彈的業余級射擊訓練,黑豹突擊隊教你怎么打準的訓練比作專業級,那現在我教你們如何打得又快又準的訓練,就是專業級或者職業級!這是值得你花一輩子的時間去練習,精深的訓練內容!”

“我們不是有句話總是說嘛,不要用你的愛好去挑戰人家賴以謀生的職業。進入職業化訓練階段,就好像你打游戲,自己打rank你可以隨便浪,操作好,能殺穿對手,能贏就行。但職業選手,視野布控,卡視野等等技巧,開始的時候絕對能讓試訓的高分路人王懷疑人生...”

說到這,江騰開始拿游戲舉例子。

好幾年沒玩的英雄聯盟,報道前,江騰玩了一天。準確地說,只有半天,因為實在玩不下去了...

版本的變化讓江騰被虐的體無完膚,甚至在走五黑切的路上被隊友一連串問號問候得懷疑人生。

但網吧半日游,也讓江騰發現了這款游戲目前在年輕人群體中的火熱。林樂哪怕沒玩過也肯定聽說過,用游戲舉例子,繼續加深林樂的理解與共情。

“是,我有個朋友就去職業戰隊試訓了。他是我們高中唯一的王者,平時牛皮哄哄的,結果聽他說試訓的時候,連人家二隊都打不過,從頭被虐到尾。不光是他,試訓的王者、大師輪換組隊,打了五場,一場都沒贏!”

“對咯,既然你理解這一點,又何必為自己眼下的成績憂愁呢?你現在就好比是你那個朋友,高分路人王。到我這試訓來了,這些技巧你完全不會,被虐很正常。等你學會了這些,轉過頭再看曾經的自己...對吧?”

江騰笑著拍拍林樂的肩膀,眼神中透露著一種名為信任的目光。

“每個人都是這么過來的,開始的時候拘泥于眼下的失利,是非常不劃算的事情。畢竟,這可是咱們的黑歷史??!就像我,第一次打手槍的時候,十槍全脫靶,你看現在的我,能看出來是一個脫靶的射手嗎?”

“我明白了。排長,謝謝你安慰我,咱們繼續訓練吧?”

“好,來,我手把手教你!”

拍拍屁股起身,江騰帶著重新恢復斗志的林樂來到射擊地線...

“從頭開始啊,來,這是實彈,注意動作,聽口令行事!”

江騰褪出林樂槍中的彈匣,在林樂身后悄悄示意附近的戰士給自己遞來一個實彈匣,重新裝了回去...

“排長,你別忽悠我了!我槍里沒子彈的!”

“那就當沒子彈的打,這要是打不好,別怪我削你??!”

江騰笑呵呵地將槍遞給林樂。

你以為有子彈的時候,我這沒子彈!你以為沒子彈,其實我有子彈!

真假彈混合訓練,就是在突破局限的思維。在戰士們以為是空槍的時候,打出實彈,每多一次這種突然的經歷,戰士們對突然擊發就會越適應!

“來,瞄準!準星缺口...”

“砰~”

“不錯不錯,這動作非常標準,干凈利落!來,再來一次,還是實彈啊....”

“空槍你跳!你接著跳!實彈打得那么好,怎么空槍還跳呢?五十個俯臥撐,開始!”

“再來,這次是實彈!又跳!俯臥撐...”

“空槍了??!空槍!”

“不錯,打得好!”

···

···

一遍又一遍的訓練下來,江騰漸漸摸清了林樂的規律。

只要他認為槍里是空槍,動作就能做得非常利落。但一旦他認定槍里有子彈,下意識地就會出現多余動作來對抗擊發時的刺激...

如果是之前,彈量太少,江騰還拿這貨沒啥好辦法。

但現在嘛,啥都缺!就是不缺子彈!

足足半天的時間里,江騰都沒有給林樂安排多發實彈考核。一直重復著真假彈混合訓練,同時每當林樂完成一次漂亮的實彈擊發后,江騰都會及時送上鼓勵的話,并留出十五到三十秒的時間,讓林樂自己體會剛剛實彈擊發時的感受。

就這樣,時間很快到了下午...

亚洲色欲网969aacom,一本在线一区2020,丝袜人妻影音先锋字幕,亚洲中美观看在线,大象蕉视频在线观看99,另类小说人亚洲小说,日本一区三区二区最新